韩国战疫:重点调查新天地教会成员访问武汉情况

韩国政府将调查的焦点转向“新天地”教会和武汉的关系。韩国司法部指出,新天地在武汉设有分部,42位新天地成员自去年7月起曾拜访过武汉。不过,教会否认病毒来自教会的武汉成员。教会发表的声明指出,教会武汉分部的350名信徒自2019年12月后就没入境,“我们希望政府能公布这42个人的正确旅行时间。”

3月2日,韩国“新天地”教会会长李万熙召开新冠肺炎疫情记者会,在记者会上,89岁的李万熙行大礼道歉。

文 |《财经》记者 蔡婷贻

编辑 | 郝洲

“我要代表我们的成员诚心向大家致上最大的歉意。”造成韩国新型冠状病毒大流行的“新天地”教会会长李万熙双膝下跪,磕头鞠躬,向韩国民众谢罪。

3月2日,在离首尔一小时的京畿道加平郡研习中心,李万熙举行记者会,同时誓言教会将全力配合政府对抗疫情。但是这样的低姿态维持并不久,“安静! 秩序!”当抗议者人士在记者提问时大声抗议,他忍不住露出他对教徒的军事管理态度。

韩国总统文在寅3月3日宣布国家进入战时状态,所有政府部门24小时待命应对疫情,政府将投入30万亿韩元(约合人民币1751亿元)抗疫,他在记者会上也就国内口罩短缺向民众道歉,承诺政府将尽快改善供给问题。

由于确诊案例不断攀升,抗疫部门宣布全国中小学的开学日期由3月9日再延期2周至3月23日。

文在寅的宣誓获得病毒专家的肯定,纽约西奈山伊坎医学院病毒和疫苗专家克莱默(Florian Krammer)在社交媒体上表示,这样提高应对等级的做法是防疫应有的态度。

爱丁堡大学医学院公共卫生专家斯立德哈尔(Devi Sridhar )对《财经》记者指出,全球疫情已经呈现多处无关联暴发,这意味着新型冠状病毒已大流行,各国政府应该确保医疗系统的医治能力,同时教育民众以减缓传播。

“新天地”教会的法律责任

“新天地”教会自韩国疫情于2月21日严重爆发以来,不愿配合交出教会成员名单和准确联络方式被认为是疫情难以控制的主因,相关部门在倍感挫折之余正寻求通过法律途径向“新天地”教会问责。

京畿道水原地方检察官办公室3月1日就教会在疫情快速传播中所扮演的角色立案调查,接着疫情最集中的大邱市长权泳臻也因为教会屡次交出错误信息,愤而提出刑事指控;随后首尔市政府也向首尔地方检察院提交起诉状,要求检察官依韩国《传染病防治管理法》和《刑法》中的谋杀罪和故意伤害罪起诉李万熙和其他地方教会分支的12名负责人。

首都首尔市市长朴元淳更在社交媒体上敦促韩国检方尽快逮捕李万熙。不过,不少韩国律师认为“新天地”教会阻挠防疫的罪名可能成立,但谋杀罪指控可能不容易成立。

韩国新冠病毒疫情和“新天地”教会首次受到关注源于“第31号”确诊案例,该名61岁妇人在出现症状后参加多次教会活动,因而造成疫情在韩国暴发不可收拾,迫使韩国社会面对这个神秘教会带来的负面影响。

韩国政府将调查的焦点转向“新天地”教会和武汉的关系。韩国司法部指出,新天地在武汉设有分部,42位新天地成员自去年7月起曾拜访过武汉。不过,教会否认病毒来自教会的武汉成员。教会发表的声明指出,教会武汉分部的350名信徒自2019年12月后就没入境,“我们希望政府能公布这42个人的正确旅行时间。

3月3日,韩国中央灾难安全对策本部指出,经比对发现两名新天地成员今年1月曾经访问武汉,其中一位后来在2月下旬确诊,这名成员是否引发教会大型传播尚在调查中。根据统计,新天地大邱教会确诊教徒主要出现症状时点为2月7-10日和2月14-18日;“第31号”病例在2月17日确诊。

政府防疫部门自2月中开始积极联络教会成员并进行筛检,但是因为教会成员大都倾向于掩盖身份,排查并不顺利。2月24日参与主要疫区抗疫的大邱西区卫生所官员确诊感染病毒,被确诊后他承认自己也是“新天地”教会信徒。该名官员主管该地区整体防疫政策,确诊后卫生所50名职员被要求立即回家进行自我隔离。

让外界感到惊讶的是,确诊案例中20岁-30岁年龄段的病患达29.4%,为所有年龄段中的最高值;女性比例也以62.4%远高于男性的37.6%。分析其中原因,防疫部门推估指出由于20岁-30岁的女性为新天地的主要成员,因此确诊案例结构特别明显。另外,教会确诊第一例,也就是韩国的“第31例”是名女性,也可能和女性往来较多,造成女性感染远高于男性。

“新天地”教会成立于1984年,创办人李万熙自称有“不坏肉身”,通过秘密传教,要求信徒隐匿身份潜入其他教会传教,手法颇受争议。教徒相信李万熙是基督再世,教会是真正的继承者,当审判日来临时将能带领教徒进天堂。根据曾参加过教会组织的信徒表示,新天地对信徒做礼拜要求甚严,即使生病也要如期出席礼拜活动,一旦缺席就会面临其他信徒异样眼光。

对于外界一再指责教会不配合交出成员名单,教会内务部长辩解指出,教会在2月25日就交出21万成员清单,接着27日再交出6.5万包括国外信徒的名单,中间因为信息落差引发误会。

89岁的李万熙自从教会因疫情受到关注后就被指隐匿去向,教会表示他2月29日曾接受病毒筛检,检验结果呈现阴性。不过韩国官方表示无法确认这一结果。

负责进行第一轮排查的中央灾难安全对策本部3月3日表示,已经完成19万成员的电话调查,确认是否出现相关症状,接下来将进一步进行病毒筛检。

由教会引起的疫情引发韩国社会的愤怒,数万人签署要求解散该教会,但是教会发言人反驳称教会也是受害者,同时指控外界抹黑教会。

一名在大邱附近小学执教的英语教师对《财经》记者指出,她对疫情感到非常担忧,“非必要不出门。”

长期研究“新天地”教会文化的专家对李万熙的道歉诚意感到存疑。釜山长老会大学教授卓知日指出,相对于向社会大众道歉,李万熙更应该做的其实是向他的信众喊话,他认为李万熙的做法主要是为了维持在信徒中的地位而非真的是为了配合防疫。

确诊病人“应收尽收”

大邱市累计确诊病例仍为全国最高,截至3月3日达2136例,接着也是因为“新天地”教会而成为疫区的庆尚北道,达197例,其中大南医院相关的病例为119例。中央防疫对策本部部长郑银敬表示,大邱市的发病率最高,为每10万人中就有126例确诊病例,其次是庆尚北道每10万人中有23.4例。

大邱地区确诊病例迅速增加,当地医疗机构无法负荷,面临和武汉一样无法收治的问题。至3月1日,1661名病患因病床短缺被迫在家隔离等待,4例感染病人在等待期间身亡。

为因应新的疫情,防疫部门在2月底改变策略,将感染病例依症状轻重分类重新分配医疗资源,只有重症病人才送往医院治疗,轻症患者则送往临时增设的方舱医院。

为节省时间,大邱地区将国家教育训练中心改为第一个方舱医院,3月2日投入使用,首日收治160名患者。常驻中心的17名医务人员每天为轻症患者测温两次并检查其呼吸道症状,必要时安排患者接受诊疗。由行政安全部、国防部、保健福祉部(卫生部)、大邱市政府等有关部门组成的政府联合支援团负责中心运营,不同于武汉的方舱医院,大邱的轻症感染患者每人配有独立房间 。

大邱市灾难本部也开放24小时热线,安排专门医生跟踪管理未被收治的确诊病人,同时保证提供所需用药。大邱市长在3月1日记者会上指出,避免确诊病患在等待病床时过世将是接下来防疫的优先改善重点。

接下来,庆尚北道地区本周内也将成立两个方舱医院,改建位于盈德郡的三星人力开发院和闻庆市的首尔大学医院人才院, 两处的病房数量分别为203间和100间。中央政府的防疫部门指出,政府将会向感染人数众多的大邱地区派送更多医疗人员和资源,争取在本周内将1000名患者安置到新成立的方舱医院接受治疗。